透明苏拾伍

cn苏拾伍/鱼丸

#酒鱼##四季-夏#

春的后续w
吃糖的小伙伴们看到这偏见就别往后看了会发刀的qwq
跨世纪更新
文笔渣
短小 而且这次还没配图
一上可接受
那么——

四季-夏

01.
        天气变得热起来了,太阳烘烤着大地,就算隔着鞋底也无法一直驻足此地。“哎呀,好热我的哥。”李白挠挠后脑勺,一边从旁边的草丛拔了根草叼嘴里一边吐槽。肩膀变得宽起来,已然退去了少年的模样。“别叼草了,来,张嘴。”李白取出草,一转过头张开嘴,就有冰凉送进嘴里。“子休真是越来越懂我了~”绿发的人笑了笑,漂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那可不是。”
        转眼便是过了两年,两家的父母在自家儿子的苦口婆心x之下也是同意他俩在一起,也一起聚了聚吃了一顿饭。庄周的父母很是开明,对于孩子的感情不做太多的干涉,而李白家虽然极力反对,但是这儿子一听到“不同意”这三个字就跟疯狗一样的一边往外跑一边“子休子休”的喊,吓得两人不得不同意。
02.
        两个人关系确定的时候已经是高三下学期了,李白把自己的衣服,裤子书籍都搬到庄周在学校附近的公寓里开始了不正当的同居生活x。嗨呀这李白来了庄周可是不好受,那发情跟兔子一样,一言不合就搂搂腰一言不合就咬耳朵。然后庄周那天把李白关在门外关了一晚上。然后,果然,李白发了高烧。然后李白趁着高烧把庄周气得不清,他一边手撑着脑袋侧躺在床上,带着一脸痞子的笑容一边说:“子休,我病这几天,你可要好好服♂侍我才好。”“你给我滚。”“子休我错了。”
        庄周虽然放着狠话但还是好好地照顾了李白一整天,困了就直接躺在李白旁边,搞得李白体温都降下来了又一下飙升,当事人还不明所以的:“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又升温了....怎么还流鼻血了?”
        艸。
03.
        最后两人并没有进到同一所大学,但是两所学校离得不远,所以两人还是住在一起的。庄周去了稷下大学,从新生的数量来看就知道考进这所大学不容易;而李白被王者大学招生办的姐姐求着求了半天才答应去了,这王者大学重点就看文科,校长武则天只欣赏文学好的人,像李白这样是天才又欠缺调教的武则天可是最喜欢了。
        “子休,不该买这么多的,等回去都化了。”李白指了指手里装了整整一袋的冰棍。“化了就化了,难不成你还想再出来买?”李白突然停下,被阳光烘烤了大概五六秒的样子:“化了就化了吧,冰棍可没有子休好吃。”说着吻上了庄周的唇。
        “要是你觉得有人比我好吃你就完了,李太白。”“好好好~”
04.
        听庄周说现在他和扁鹊不在一个系,连见面都有些难,倒还不习惯。听说那文姬姑娘和他也算是正式在一起的,都学的医,两人打算开一家医馆。李白倒是高兴得不得了,看,没人跟他抢子休了,皆大欢喜。然后庄周就放了几只小芙蝶拖着这个没心没肺的就往外飞。
        看看家里的鱼,好像有些大了。鱼缸快要装不下的分量,庄周和李白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把这个鱼抱去附近的江边给放了。庄周力气小,抱不太动这么大的鱼,然后这鱼居然自己就飞了起来,还把庄周驮在背上。哦,它还甩了李白脸上一尾巴,搞李白很尴尬。“子休,你这鱼好像不太喜欢我啊。”庄周摸了摸身下鱼的头:“不会的,阿鲲很乖的。”
        李白庆幸自己把这条鱼放走了,不然以后肯定不好过,啧啧。
05.
        放走鲲的一周里,庄周一再要求李白陪他再去放鲲的江边看看。讲真的,李白一开始是想要拒绝的——谁知道那条鱼走没走。
        “阿鲲——”庄周在江边轻轻唤了一声,水面上半天没动静。就在李白以为那条讨厌的鱼已经走了回家就可以放肆地嘿嘿嘿的时候,在庄周的面前窜出了一个鱼影。庄周刚伸出手,它就张开嘴巴,想含住庄周的手。好在李白一把拉住了——啪。结果换来了一鱼尾巴。“太白,阿鲲饿了,去帮我买包大的鱼食吧。”“可是子休……”“快去!”李白委屈但李白不说。被媳妇凶了,哭唧唧。
        李白像是装了马达,直接连着几个将进酒到附近的店里去买了鱼食,又风风火火地将进酒回来,生怕自己一会不在,媳妇儿就要被那条大鱼给拐跑了。
06.
        李白回到江边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飞奔是有道理的。天气炎热,鱼背上凉快,庄周就趴在鲲上面睡着了,搞得李白很尴尬。
        “子休?”李白蹲在岸边,轻声喊着。趴在鲲背上的人一动不动,于是他伸手拍了拍庄周的背。那只鲲意外地很乖,没有乱动的迹象,也不知是庄周睡着在它背上了还是它并不是很讨厌李白的缘故。在李白要把庄周带回去的时候还乖巧地把庄周怼到李白背上,听话得吓人。李白他只想这可能这是那条鲲对庄周的情怀吧。
       在那以后,庄周和李白时常会在吃过晚饭后来江边散步,但是他们却再也没有看见鲲了。庄周说,离别的事常有,这一点也不稀奇,说得很无情,但是他不知道在李白看来,那时候的他多让人想要一把搂进怀里。
07.
       夏末,庄周伏在桌上写着论文。窗外的蝉鸣声还在,阳光透过树叶洒在纸张上。他很努力,已经努力到带上了眼镜,没有时间看喜欢的电视剧,没有精力与爱人说话。还有一年毕业,然后要在两年的时间里攒够足够的钱找个好地方再好好的进行一场婚礼。
       对于李白来说,自家媳妇苦了累了得照顾着,于是就开始钻研菜谱当个家庭主夫了。不是说李白的学业不忙,而是庄周太过于拼命了。但其实,庄周不过也是想再多努力一点到时候找到工作后轻松一些而已。“媳妇吃饭了,别这么拼,注意身体。”李白从背后搂住庄周,亲昵地蹭蹭他的发丝。“好,马上就写完了,太白先去吃吧。”“我等你。”一句话不论过多少年再听到还是会让人脸红心跳。“好啊。”庄周往后,靠进李白的胸脯蹭了蹭。
       淡淡的酒香,很安心。
08.
       小时候大人都说,越长大时间过得越快,越忙时间过得越快。庄周大学读了四年就没读了,去找了一份工作,据说工资还不低一个月省着点用还能剩有不少钱。至于李白,他当了个作家,一年下来下写的小说那叫一个火遍大江南海,有的姑娘都打算代代相传了。这只是听说,听说李白写的全是耽美小说广受女性所喜爱,他待过的学校的女孩子几乎人手一本(等等)。
       但是现在的他们也并没有因为工作的原因而互相疏远,反倒是更紧密了。庄周开始喜欢在每天工作之后回到家洗完澡趴在自家爱人腿上叫那人给自己吹头发然后慢慢地进入梦乡,而李白在赶稿的时间外也会拿出纸笔记下一些想对庄周说的话。这样的李白写出来的文章,每一句都充满了暖暖的爱。
       真好。
09.
       结婚的日子定在九月,不太热也不太冷。除了自家亲戚,他俩把曾经的同学能叫来的都叫来了。甚至为了完成这次婚礼李白连小说也不更新了,放着一堆妹子在那干等,抽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慢慢布置现场和流程之类的。庄周还是很忙,只请到了两天的假。不过没关系,他希望前一天陪着爱人在家里窝整整一天,后一天能够抱住爱人说一句我愿意就满足了。
       结婚的那天很多人都来了,坐满了宴席的整整五十张桌子。其实不用想都知道有不少姑娘是他们那些高中同学给安利过来的,连见都没见过。李白叹了口气,牵了牵庄周的手。“嗯?”“紧张吗?”庄周稍微愣了愣神,随后回答:“嗯……”“别怕,有我。”他搂住庄周,蹭蹭他柔软的发丝。
10.
       神父的台词总是那一句,换做平常,李白更愿意让庄周听的是情话,而不是这般枯燥的话语,但是今天的他无论如何也没有阻止。
       “我愿意。”那是两道坚毅的男声。
       “那么,”
       “请亲吻你身旁的爱人吧!”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