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苏拾伍

cn苏拾伍/鱼丸

#酒鱼##四季-春#
短小√
私设ooc都有的样子
不知道算不算糖/抱膝盖蹲墙角
关于酒鱼恋爱的四季系列,秋和冬发刀子,大概周更。刀子接受不能请把夏当做完文把w
那么,使用愉快——



01.
        二月,天还有些凉,他把深色的围巾往上拉了拉,只露出鎏金的瞳和绿色的发。身旁背着书包的人陆陆续续从他身边走过,只有几人驻足看看他,但也就几秒。
        似乎,有许久都没有来这里了。
        荣耀学院。
        记忆开启的地方。
        那时的他16,遇见了那个和他同岁的人,在同一间教室。
02.
        “大家好,我叫庄周。”才开学一个月,这个班就迎来了一名长相清秀的转校生,也就是说班上的妹子们除了李白又有一个可以养饱眼了。只可惜庄周面上都没什么表情,似乎对一切都不看重,倒是李白坐在窗边叼着根草,不快极了。
        ——“切,什么转校生啊,还不是没我帅。”
        ——“啊,好想喝酒。”
       窗外的操场上,太阳撒在绿色的草丛上,懒洋洋的,形形色色的学生在操场上打打闹闹甚是欢喜。导致李白特别不爽的真正原因是庄周第一天上课就迟到了,庄周也自己承认是睡过头了,但问题是老师还说没关系没关系?Exm?这样让我很尴尬啊,我逃课容易吗我,哎——
03.
        很不凑巧,庄周坐到了李白旁边,还是第一排。平时很少光顾他的扁鹊就三天两头地往这边跑,坐了段时间才知道这两人为竹马,庄周嗜睡因而扁鹊没少担过心,以至于担心成习惯改不了了。
        啧,习惯还真是可怕。
        虽然扁鹊想和李白换个位置但是班主任始终是不同意的,说李白是班长应该起好带头作用帮助新同学。
        扁鹊有些不爽,在化学实验对象里加了“李白”这个名字——“下次绝对要往他脑子里装风油精!”李白莫名背后一寒,打了个喷嚏。“怎么了?”庄周有些担心他这个新同桌,虽然是班长但只是语文好其他什么都不行的半吊子——“总感觉校园生活不会很顺利,从同桌开始讲的话”。
04.
        美梦成真。
        庄周揉了揉眼睛,鎏金瞳里还有些水雾,显然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和李白同桌半年,李白也算是养成了每天下午叫庄周起床的习惯。这边窗户正好对着夕阳,微黄的阳光撒在庄周的脸上,睡眼惺忪的样子,有些不妙。
        李白不清楚自己对庄周的感情,从之前那件事开始就一直十分注意,不再勾肩搭背,把庄周当女人一般的对待,像在提防着什么。
        “啊,已经放学了啊...”庄周才看见墙上的钟已经走到5:30听走廊里是学生们去吃饭或者已经吃完饭回来上晚自习的声音。慢吞吞地收拾好书包背起来:“那我还是先回去了。”
        他一直都是个例外。
05.
       同窗一年后,两人多多少少熟络了起来,也和对方有不少的话题。两个人这么友好,女同学们表示也十分养眼,或许是友情,或许是基♂情。两人喜欢喝酒,也擅长于文化课,不得不说对方长的可也算好看的。
        ——“不过还是没我帅。”
        ——两人都这样想。
        说起来李白对庄周第一次感兴趣还是因为阴差阳错地被安排在一起值日的那天。他只是因为庄周那一句意味似乎比海海深的“请多指教”感兴趣了而已,说起来也确实不应该,但他确实是。
        这样的感情,是叫做动心对吗?
        李白猛地拍上自己的脸,“啪”一声吓到了全班,而此时应该是让李白苦恼的数学周测。
        “李白你给我滚出去!”
06.
        这是李白第一次去庄周的家,高二快入夏,天气还有些凉但穿短袖已经没有问题了。庄周住在学校附近在一栋美式公寓的三楼,说是因为老家太远,住校又不自在就在这边租了房子。
        刚踏进门槛李白就惊呆了,瞬间就围上来把庄周包裹住的一片蓝,仔细看竟是一只只蝴蝶。“好了好了,我回来了。”他听见那个温和的声音这样说了句,那群蝴蝶才缓缓飞开。“抱歉,吓到你了。”那个转过身,向他道了歉。那蓝色的光映得他的脸很美,比他见过所有的女人都美。
       那是前所未有的悸动,对方的一个小小的动作便让自己快要窒息。“我回来了,阿鲲。”在李白慌乱地说了句“没关系”后,庄周转过身,对鱼缸里喊了一句,李白还正奇怪就看见了那只蓝色的小鱼。
        “庄周,真是个奇妙的人。”
07.
        很快就是高三,他们就要迎接天朝严峻如吞翔的高考了。
        庄周邀请了李白去水族馆。就当做放松,李白答应了。
        庄周似乎很招动物喜欢,一靠在玻璃窗上鱼群就围了过来,那是看起来十分壮观的场面,应该给庄周取个人鱼王子的称号了。李白正想着,面前游过了一条巨大的鱼。像鲲那种上古神兽一样,不知有几千里也,却和庄周家浴缸里的那条小蓝鱼长得如出一辙。
        庄周赶紧过去,把额头贴在玻璃上。说起来李白还是第一次看到庄周笑得如此开心。又是一阵悸动。
        啊,我明白了。
        这种心情,名为喜欢啊。
        “那时候的你,被水族馆的灯光给映着,如梦似幻。”许多年后,李白这样告诉庄周。
08.
        李白很明显地不在状态,一上课就靠着椅背,看起来动作很是逍遥,但也只是想看着庄周而不被发现罢了。反过来庄周这边被盯得有些发毛,浑身上下的不自在——什么毛病。
        李白摸了把下巴正奇怪这时候子休不是该睡觉了吗的时候,庄周突然站起来对老师说:“李白他盯了我一节课了,怪不自在。”——啥!?李白一个激灵就跳了起来:“老师我没有。”
        “李白你给我滚出去!”差点忘了是数学了。
        一个人站在走廊的李白有点郁闷,不就是盯着人家看了半节课吗,至于吗真是的。没草叼没酒喝没诗写着破三无学校这样对待我是要搞大事情!
        另一边的庄周辗转几次也睡不着,心里有点在意那个人的目光。“干啥呢那傻逼。”有点郁闷。
        ——“李白你给老子过来,保证不给你加风油精。”来自扁鹊。
09.
      李白这个情圣第一次犯了难,为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一团又一团的女孩子,但是很显然他的心思并不在这里。“李白哥哥,你在想什么?”妲己甩着尾巴,不高兴于李白的不理不睬。“日有所思。”李白很显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是随口说了句,没想到酿成了大祸。
       ——“我的哥!!李白恋爱了!!!”作为今日头条的报纸贴在学校的公告栏上,引起不少人驻足围观。“恭喜啊,李白。”庄周一到教室就对李白说。“别挖苦我了成吗。”我正思忖着怎么表白呢。
        最后,李白还是用了最老套地传纸条。庄周看了看,突然站起身:“老师,李白给我传纸条。”只是李白没看到庄周嘴角的笑意。“庄子休!”李白又蹦起来,心里有点急,也有点生气。“李白,还要不要我说?”“我出去不就成了,真是的。”李白有些郁闷,刚路过讲台就被绊了一下。“就当我答应你了。”庄周撑着脸,抬头看着他。
        “哦...”李白愣了下,才闷闷地回了句,搓着鼻子愉快地站走廊去了。
10.
       “子休,这样真的没关系?”扁鹊有些担心,庄周的梦何时没有成真过。“阿缓,我多让你担心了,但不能害怕就止步不前啊。”庄周知道这发小就是最担心他,“隔壁班那文姬姑娘不是挺喜欢你的吗?阿缓多照顾照顾自己吧。”
       李白一进教室就看见扁鹊在和庄周交谈,有点小小地不爽。出于报复,李白一个“将进酒,杯莫停”就冲过去勒住扁鹊的脖子。“李白我去你大爷!”嗨呀说时迟那时快呀扁鹊抄起风油精就往李白头上砸呀:“该吃药了!!”
       “越人先生!”“犊子李白,既然子休答应你了就给我好好待他,不然我塞你一脑门的风油精!”扁鹊听见蔡文姬在门口唤他,丢下一句狠话就去了,庄周只能笑笑。何时两人又有如此相好,自己从没梦见过,说不定,那梦也可以不当真。
       “子休,”庄周感觉肩一沉,低头就是栗色的发,像撒娇一般地蹭着他的颈窝,“我心悦你。”
       啊,真好。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