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苏拾伍

cn苏拾伍/鱼丸

#王者荣耀##邦良校园风30题#

#王者农药##邦良#
学院风30题
渣文笔
七夕贺
私设有
以上可以接受,那么——



1.春季入学式
        拉着重重的行李箱,乘着巴士来到学校。他揉了揉自己因为晕车睡了一觉而蓬松的白发,理了理校服。今天是他上高中的第一天,可惜这日子不太好,天看起来就像要下雨了一样。
        他抬头看了看天,然后摇着头:“真是可惜。”便进到教室报道。等过了一系列例如开学典礼,发教科书之类的事情之后,他拉着行李箱去了宿舍。
2.第一次打招呼
        顺着地图到了宿舍,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纸,一个大大的“419”摆在那。开了门就看见一个红发的不明物体在上蹿下跳以及一个紫发的杀马特在耍着剑。
        “...是不是我开门的方式错了”良式关门。
        再次打开门的时候,两个人好像很和谐得在讨论什么事情。“我是张良,今年的高一新生。”看着两个和谐生物,他想着“果然是看错了。”那个紫发的杀马特转过身来:“我是刘邦,不客观的说,我是个好人。”那人勾了勾嘴角,看着这个白净得不像话的少年。
3.成为并排同桌
        入学式的那天,张良没怎么注意,原来刘邦和他在一个班里面。座位稍微靠里了些,刚刚好照不到太阳。就算太阳晒进来了也有刘邦这个大个儿给他挡着。
        刘邦成绩不大好,但运动是强项,每次中午张良刚起身去小卖部,刘邦就没了身影,而刘邦回来的时候总会多带些面包和饮料给张良,后来张良索性懒得去食堂了。
4.成为前后同桌
        因为刘邦成绩不好,所以每次考试都要抄张良的,而张良成绩好又不懂得拒绝他人,就把卷子给刘邦看。班主任实在是看不下去只好调了位置,让刘邦坐张良前面,张良旁边的就变成了李白。
        张良没什么,反正都是LB,倒是刘邦意见很大。你看,刘邦可以帮张良挡太阳对不对,而李白说不定今天就翘课了,明天就索性不来了。但是没办法,班主任是语文老师,李白语文又好得不得了,于是就任由着李白翘课了。总之,刘邦没换回来,倒是挨了一顿骂。
5.上课打盹
        张良不知道为什么,喝了中午的饮料就特别晕。下午第一节课还是数学,不属于他的强项,就扯了扯刘邦衣服,让他给自己挡着老师,自己打个盹儿。刘邦当然是一口答应了,毕竟抄过人家试卷。
        “喂,阿良你醒醒。”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想起自己在上课时打盹,一个激灵就起来:“老师来了?”“现在都放学了,阿良睡糊涂了?”刘邦指了指教室后面的钟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走,去吃完饭!”刘邦搂着张良的肩,半强迫性质地带他去了食堂。
6.传纸条
        因为老师有事出去了,于是这堂化学课考试。扁鹊作为一名严格要求学生自己的化学课代表,在讲台上做卷子的同时也不忘用目光扫视一圈教室。刘邦对于任何学科都有些苦手,但也不是完全不会,但是这些题确实难倒了一票人。
        刘邦轻轻敲了敲张良的桌子,确定扁鹊没有听见后,扔了个纸团子在张良桌子上:“17,18,29题怎么做,急!”张良笑了笑,一个空一个空地填进去,然后从桌子底下踢了那人一脚再把答案塞了回去。
7.一起吃午饭
        刘邦难得没有挤小卖部,而是带着张良来食堂买饭菜。“阿良,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刘邦晃了晃手里的饭卡,看起来似乎很多金。“随意。”张良找了个晒不到太阳的角落坐着,等刘邦回来。
        虽然平时都在一起吃午饭,但食堂总归是不一样的。这个时间的食堂比教室吵闹多了,至于张良还不习惯。“阿良,我买好了!”张良按了按太阳穴,接过了餐盘。随后,往刘邦的盘子里堆满了胡萝卜。
        “我吃饱了。”张良和着菜扒了几口饭,然后喝了一碗汤。刘邦居然发现他找不到话题,似乎是因为张良太急于离开这里。
8.一起打扫卫生
        这天张良和刘邦一起值日。他们的教室不打,两个人打扫起来还是算轻松。当所有人都离开教室的时候,两个人才起身做起清洁。刘邦去洗拖把,而张良在教室里扫着纸屑。无意间看到一团纸,似乎有种吸引力。他捡起纸来看,随后笑了笑把那张纸扫走了。
        刘邦回来的时候就差窗户那边没扫了,因为那边太阳晒着,张良不太方便去扫那边。张良拾起拖把,把他能做到的地方都拖了一遍然后开始等待。他没告诉刘邦,那张纸的内容,但是刘邦自己很清楚。
9.一起放学
        每周五住校生都要回一次家,刘邦和张良的家在一个方向,所以第一个星期结束的时候,刘邦以光速收好了书包,等张良收拾好就拉着他风风火火地回到宿舍,收拾好东西。
         听刘邦说,这是他第一次和同学一起回家,所以很兴奋很激动。两人坐着同一辆巴士,换乘了好几次,过了一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站。“那么,我家往这边走...”张良在下一个十字路口,打算与刘邦告别。“好巧,我也是!”比起巧合,更像是刘邦在痴汉张良。
        张良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刘邦差点就撞到了他。“我家到了。”张良停在一栋公寓楼前,对刘邦说到。“好巧,我家就住你对面!”良良:exm??金碧辉煌???
        妈的有钱人。
        张良 退出游戏。
10.体育课
        开学过后已经好几周,天气越来越热了,太阳也越来越大。张良依然坐在那个太阳晒不到的角落,而班级里的其他人都去上体育课了。他趴在课桌上,听着窗外操场同学们的欢笑闭着眼睛稍作休息。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阿良?”听着有些欠扁的声音就知道是刘邦。其实张良还醒着,只是懒得睁开眼睛而已,燥热的空气实在引人懒惰。
        刘邦看见人没有反应,于是轻轻地掰过他的脸,低下头在他的唇上悄悄点上一点。但是张良一直没告诉他,其实他一直醒着。
11.帮老师搬试卷
        张良一直给老师强调,就算自己有病在身,但是好歹还是个男子汉,提点东西抱点东西什么的不成问题,但老师总是在怕着什么,就是不让他搬。
        终于有一天,历史老师让张良去搬试卷,他真是开心得不得了了,以至于没有发现跟在他后面的痴汉刘邦,痴汉刘邦没有发现身后还有个痴汉跳跳(x)。
        张良出教师办公室的时候,抱了一个纸箱子,上面还重了两碟试卷。因为注意力集中在箱子上,所以没有注意到楼梯间疯跑的人,不小心撞上了,卷子撒了一地。还好刘邦出来得及时,拉住了快要摔倒的张良。
       最后还是两个人一起把卷子抱到了教室。
12.受伤被送入医务室
        和往常一样是在教室里等刘邦去小卖部买完吃的回来,但那个人却迟迟没有出现。后来一位不认识的同学到教室门口来告诉了离门口最近的庄周,大概就是急急忙忙回教室然后踩滑了从楼梯上面摔了下去。一开始张良还很慌张,直到听到“不过那小子命大只在头上摔了个包”之后,装作一开始就冷漠的样子。
        哦,这样啊。
        不过张良还是去医务室看望了一下这个急急忙忙的人。手里抱着被压扁的热狗面包和两盒饮料,自己吃着一个。“你别把人家保健室的床单给打脏了。”张良开门就见到刘邦这幅模样,出声提醒。“那阿良,你也吃啊。”于是递过来一个面包。
        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良式冷漠)。
13.雨天其中一方忘了带伞
        夏天总会伴随着暴雨和雷电。作为不能晒太阳的人,张良自会每天都带伞,但是刘邦就不一样。
        早上看起来还晴朗的天,到了下午就变得阴沉沉的了,不过一会儿就开始下起了大雨。多数人都希望这场雨不要下得太久,因为谁都不想成为落汤鸡。
        “阿良,要是一会儿雨没停就撑一把伞吧。”刘邦给张良转了张纸条,张良还是踢了前面那个人一脚,回复了一声可以,因为教学楼到宿舍的距离不算远。
        于是刘邦放学后就死皮赖脸地跟张良打同一把伞。然后他的这个心思被跳跳看出来了。
14.借笔记
        刘邦上课也有认真做笔记,不过上次班上那个睡魔庄周找李白借笔记这件事提醒了他也去找张良借个笔记。庄周是什么人,认认真真抄笔记简直是笑话,上课老师讲的他在梦里听得清清楚楚,成绩也算是班级的中上游。“阿良,你笔记借我我抄下,上节课我没怎么听。”刘邦转过身,接受着来自李白鄙夷的眼光。“拿去。”张良从桌子底下掏出笔记本递给刘邦,也没怎么在意。
        刘邦拿出手机,一个劲往张良笔记本上拍照。张良的字和刘邦的字完全不同,清秀而又大方。刘邦一直往后面翻,在最后一页的角落写上了他不敢说的那句话“我喜欢你。”然后落下了小小的署名。
15.一起写作业
        那天放学了回到宿舍,刘邦提议周末一起去他家写作业。如果是正常人都很难理解,每天在宿舍都是一起写作业,为什么周末还要一起写?关于这个韩信和张良没多说什么,刘邦那心思,他俩都懂。
        于是周末,张良韩信刘邦再次聚在了一起,目的是写作业。韩信今天很难得的把长发绑得很低,刘邦很神奇的没有让头发挡住眼睛。只有张良一人穿着长袖长裤打着小伞戴着黑框眼镜没有一点变化。
        虽说邀请了韩信,但是韩信很尴尬因为每次说话都是刘邦问张良题,自己根本插不了嘴,他后悔来了。
16.临考前合宿
        因为要考试了,全班为放松组织了一次合宿,带头的是班长武则天,目的地是山里(x)。当天早上,所有人都拉着行李准时到校门口,乘着大巴去合宿。班长武则天很富,在山里面有栋别墅,虽说不大但还是勉强能够容纳这么多人。
        张良和平常一样,大家都去山里玩的时候,在别墅里没有阳光的地方安静地躺着,仿佛睡着了一般。刘邦也和平时一样,早所有人一步回来,然后轻轻地吻一下张良的唇,再假装没事地叫他起来。
        因为人多,所以晚上睡觉都是打地铺。张良早就找好了位置,安安静静地铺好了床,然后裹进被子里睡觉。有着良好作息时间的张良可禁不起这些同学的闹腾,他的同学们也很配合地当他不存在。
        张良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颤着睫毛睁开眼。面前的是一团不可描述的紫毛,随后蹭了蹭他脸。张良无奈地勾了勾嘴角,拿起旁边的手机拍了一张合照。这是他第一次给自己照相,第一次使用前置摄像头。在刘邦额上亲了一口,把人推到他自己的位置上后,才起床洗漱。
        “笨蛋刘季。”
17.暑假后回校游泳
        张良梳理好自己的白色头发,用项圈在后面扎起,换上衣服戴上眼镜拿起伞出了门。刘邦早就在门口等着张良了。真的不懂这个刘邦,明明可爱的良良不能晒太阳 而学校的泳池又是室外的,为什么还要人家去游泳?回校游泳的其实并不止刘邦张良两人,还有韩信李白庄周扁鹊李元芳和狄仁杰。几人约好今天一起回学校游个泳什么的,说不定还能向爱人一展英姿。
        烈日之下就算是没有晒太阳也是很难受的。张良只是静静地坐在棚下,吹着风扇看着书,而李元芳吃着糖葫芦安静地看着泳池那边,一旁的庄周索性睡着了,也就只有那几个人还在池塘里面玩水,或是比赛。
        “阿良,我厉害吗?”说厉害,其实也没赢几场,说不厉害又是不给人面子,张良干脆就不答,听着刘邦一路上闹来闹去回了家。
18.运动会
        运动会这天,天气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好,张良只带了一本书。和往常一样没有参加任何项目,静静地坐在角落看书,看上去没有一点区别。他并不想搭理那些个跑得风风火火的人,如果要说他想要看的,大概就是刘邦的跑步比赛。
        刘邦从座位上站起的时候,张良便放下了书,抬起了头。他还是蛮期待的,毕竟刘邦跑(chuan)的很(song)快。
        阳光在云层的缝隙间撒下,似乎在给这些学生们打气。张良拉起帽子,用书遮住脸,这样的太阳挡挡就好,只是不能看书杀时间而已。
        突然感觉到腾空,像是被横抱起,耳边是不太平稳的心跳。“老师,我带他回教室。”这下好了,全班都知道这个刘邦的套路了。
19.学园祭
        快要入冬,天气变得有些寒冷,也没什么太阳了。张良把脸往毛衣里面缩了缩,忙于手中的计划。张良不常参加什么集体活动,也就帮忙计划计划这次学园祭班级的内容。他不想用什么男仆女仆咖啡厅或是鬼屋之类的,过于老套。
        “几点了,还在写。”刘邦探着头,往下铺望。张良抬头看了看钟,指针指向11点,他揉了揉眼睛,把手里的纸递给刘邦倒下就睡了。
        学园祭如期举行,张良的班级按照他的建议利用投影仪建了一个小型影院,所有的电影都是由学生自己完成的:
人物-女娲
动作指导-貂蝉、不知火舞
剧本/导演-李白
摄影-鹰、鲲
经费-刘邦、武则天
收费准则-扁鹊
        厉害了。
        学园祭还算顺利,因为扁鹊的高收费高标准让他们获利不少,张良算是立了大功(不明所以),反正大家看起来都很开心就对了。
20.见学旅行(日间)
        窗外已经飘起小雪,学校要布置几天的考场,给学生们放了几天假,刘邦张良韩信三人决定去一趟稷下,看一看庄周他老家。
        三人到的时候已经是午后,稷下已经停雪了,很多小孩子在一片空旷的雪地打着雪仗,还堆起了雪人。几人先是去旅店安顿了行李,便出了门逛起了这大街小巷。稷下还是有不少东西的,什么泥人什么糖画,都是些老东西了,但若是换做所谓稷下三贤的所爱之物,便是不同。不得不说稷下的美食还是不少,虽然有的东西时常在吃,却还是与那些不一样。刘邦一路上都在问张良想不想要这个,想不想要那个,搞得韩信很尴尬。
        一晃就到了傍晚,张良只买了一支像是权杖一样的笔,看起来别有风味。几人在外面吃了些东西,便悠闲地回了旅馆。
21.见学旅行(夜间)
        三人用一间房间是有些奇怪,但对于这三个一直处于同一间宿舍的人来说根本没什么,更别说这里还有个人巴不得和那个小白毛睡一块。
        张良并不喜欢在夜晚外出,韩信和刘邦就只得迁就这个人,在房间里看看电视打打扑克之类的。直到九点左右,一向准时的张良就暗搓搓地洗了澡爬进被窝了,而韩信很给面子地睡另一张床,而韩信睡相之差到了极致,也就等于刘邦要是想好好睡一觉,就得和张良同床。刘邦纠结了好一阵子,以至于张良在被窝里偷笑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接近12点的时候,刘邦终于是精疲力尽躺到了床上。借着微弱的台灯的光线,他偷偷拉住张良的手,摩挲着他的手指,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人的脸。淡白的头发和眉毛,还有睫毛,不算太精致但还是同头发一般淡色的脸,最后是浅粉色的唇。
        刘邦只想要吻他,然后他也这么做了。
        晚安,子房。
22.欺负事件
        张良拢了拢身上有些厚重的羽绒服,把下巴藏在白色的高领毛衣里,呼出一口白气。月入11,冷风吹得人直打寒颤,校园里也无处没有堆积着的雪,这样的天气还要上学,感觉就像是虐待儿童。
        突然感觉眼镜被人拿走,眼前一片白茫茫的模糊一片。“刘邦,眼镜还我。”刘邦以前也有这样戏弄过张良,但取掉一个半瞎的还在走路的人的眼镜,未免也太过分了点。迟迟没有等到回应,张良感觉不对,回了头:“刘邦?”模糊的人影里,并没有标志性的紫发。被不知道是谁的人一路拽着毛衣领子,最后终于停了下来。
        “你的眼镜,拿着。”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张良心道不妙,但还是接过了眼镜。比较张良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女孩子。然后是手上的钝痛,以及之后眼镜的碎片下落划伤手指的疼痛。“谁?”张良抬起淡色的眼睛。虽然是男性,但在看不清的情况下还是很难打中,而对方的身体状况也不清楚。对方并没有回答自己,只是一下接着一下的拳打脚踢,看起来也并非一个人。
        张良只眼瞥见一个黑色的身影,随后是腾空的感觉和刘邦的声音。“大小姐驾到,专查这种没有监控的角落~”
        后来听说那几人是被风纪委员孙尚香痛揍了一顿然后下了处分,至于那几人是谁,张良不知道,刘邦也不和他说。
23.情人节(校内活动)
        其实也说不上什么情人节,只是圣诞节的前一天而已。吕布和貂蝉倒是很热情地带来了圣诞树圣诞礼物以及苹果之类的东西,装点校园,平日白雪覆盖的学院顿时充满了节日的气息,外加小乔和周瑜两人夸张地穿来了婚纱和西服,搞得单身狗都非常的尴尬。刘邦也想尽力向张良表达心意,拉着韩信在料理室捣鼓了一天,终是没什么成品,才急急忙忙申请去校外买东西。张良喜欢的东西不多,书、笔以及生活便满足。刘邦不知道张良想要的生活是怎样的生活,喜欢的书是怎样的书,但若是想要,他便会尽全力准备。最后,刘邦只拿了一个小小的盒子回来,藏在衣服里,不敢拿出来。“阿季,真的不给他吗?”韩信把头发披散着垂在肩后。“再晚些,再晚些我就给他。”刘邦叹了口气,在空气中形成了一层白雾。
24.圣诞节(校内活动)
        校内已经全部装点好了,洋溢着节日的气息,但是天气却冷得异常,甚至下起了小雪。
        张良呼出一口气,然后打开了教室的门。和往年一样,他的桌子上有不少巧克力和苹果,还有点情书被压在中间,多了很多褶皱。他并不喜欢吃甜食,但是一个一个还回去又不太给人家面子,只好塞进抽屉。
        课还是一样的上,但是课后也依旧有两三个别班的女同学来送情书或是告白,张良自是都没有接受,毕竟人家已经心有所属了。等一天过去了,所有人都聚集在操场,看着烟花。刘邦和往年一样都是在手机上拍好了照片,然后一张一张的给张良看。每年的烟花在张良眼里都看着差不多,但这是刘邦一张一张举着手机拍下来的,张良看着觉得很是暖心。自从他看到了那张揉成团的带有刘邦笔迹的那张纸上写着“我喜欢张子房”这句话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等,等这个名为少女杀手的刘邦什么时候敢当着面给他告白。
        毕竟人家连从一开始拍烟花手抖到看不清楚,到现在一张一张都很清晰,花了这样的时间来惯着自己,怎么能跟着别人跑了?张良抿着嘴笑了笑,笑了笑这个迟钝的人,也笑了笑自己。
25.在学院的某处告白
        冬天的晚上很冷,刘邦花了钱在宿舍里面装了一个暖气,以至于三个人不会冷到冻死,而韩信去找赵云了,只剩下刘邦张良二人共处一室。但是刘邦却翻来覆去迟迟睡不着觉。或许是因为这是他们快要毕业了,又或许是因为这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圣诞节了。刘邦想把心意传达给他,传达给谁在自己下铺三年的这个白化病患者,传达给那个叫张良字子房的长得像姑娘的人。
        “阿良,你睡了吗?”像是确认一般地,刘邦在被窝里小声地说。等了好几分钟,除了下铺传来的翻身被子摩擦的声音,再也没有什么回复。刘邦叹了口气,把枕头下面的那个小盒子往床底下递:“子房,我喜欢你。”刘邦其实并没有想到下铺的这个人会接过小盒子,不如说他根本没想到那个人还醒着。“等你这句话等了三年了。”张良接过那个小盒子,随后是从上铺探下来,一脸惊异的脸,“从你那张写上了喜欢我的纸团开始。”
        “我答应你。”张良笑了笑,翻过身睡去了,独留刘邦一人在上铺凌乱。
26.在学院的某处接吻
        自从上次刘邦给张良告了白并确认了之后,刘邦就再也没拉着张良去过食堂东跑西跑了。每到中午放学,刘邦总是第一个冲出教室,也不理会老师的叫喊,买下两个面包和两盒牛奶就往回跑,无论什么样的天气。班级里的人都隐隐约约看出了两个人的关系,但谁都没有点破,只是在中午的时候都出去,留他们两个在一起酝酿。
        刘邦其实发现了,张良在独处的时候,耳朵总是很红,脸也有点红,然后在刘邦的目光下,有些不爽地咬下面包。刘邦开始喜欢张良的每一点,从一开始偏向女人的长相,到现在在一起的每一个小细节。
        张良想要的生活是平稳的生活,张良喜欢的书是历史的书,张良喜欢的笔是自己用过的笔,张良喜欢的人是面前这个用紫发遮住一边脸的人,其名为刘季。
        李白很给面子地让老师把座位调回来,刘邦又坐在了张良的旁边。他可以在午休时,看见张良趴在桌子上,用那对淡色的瞳望着他。然后他伸出手,勾过张良的脖子,在他的唇上轻轻一点。
        “喜欢子房的这件事,我确认了。”
27.文化表演(准备阶段)
        和任何时代的人都一样,毕业前的最后一次文化表演选择了唱歌。最后一次文化表演,就算不愿意上台,也会有不舍得绕心。在这个男声更多的班级里,唱歌真的非常闹心,因此班级里唯一唱歌唱得不错的同学——高渐离老师没少操过心。缓慢的曲调,有点悲伤的歌词,以及充满希望的结尾。谁都不希望离别,但更希望的事是离别后的重逢,遇见更进一步台阶的彼此。
        刘邦的走音十分严重,高渐离不得不连着好几天单一对一辅导他,目的是要所有人一起上台,这是最珍贵的回忆了。而张良总是会在一旁,看着书等着那个叫刘邦的人。
        说是准备,但怀念的感情更多。李白大手一挥,在学院论坛上发布了从他入学到现在的点点滴滴,写成了文章,并被加精置顶...日子就这样,慢慢来到了文化表演的那天。
28.文化表演(表演阶段)
        这一天,全校是人都聚集在体育馆,坐着小板凳,看着一组又一组的人上台表演,从高一到高二,终于轮到了高三。
        不得不说,大家都很紧张。不是没有练习,也不是没有练习够,所有的紧张只是因为,这是最后一次演出了,最后一次了。一起合唱的声音很大,有点同学声音颤了 便会合力盖住。这一首歌,记录了从高一到高三的历程,从懵懂到初次内心的悸动,真的是很好的写照。
        一曲毕,台下的掌声响起。其实不少人哭了,落泪了,声音也颤抖了;但是更多的,是红着眼眶,死活不肯让眼泪掉下来的人,那些怀着遗憾的人。有暗恋庄周的扁鹊,有心意被拒绝的貂蝉,还有后悔了挥霍时光的高渐离。
        “确实很感人,但我最后还是等到了。”张良抬头,看了看一旁的人。
        确实,我也想哭了。
29.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也是在体育馆举行的,高一高二的同学,都在为毕业生唱着送别的歌,环绕在耳旁,煽动着情感。这三年,在“荣耀高中”里,留下来太多的不舍,在这里的初次相遇,在这里的第一次告白,在这里的第一个吻,在这里的最后一个节日,在这里的最后一天。
        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了,但更多的是那些恍若昨日的每一天。好像庄周和李白在一起并宣布才是昨天的事,好像张良看到刘邦的值得才是昨天的事,好像小乔说要嫁给周瑜才是昨天的是...但是为什么就一晃而过了。
        张良回到宿舍,收拾着行李,准备启程回家。他在校门口看见的那几个“王者荣耀”的烫金大字的下面,写满了毕业生的名字,他看到了自己和刘邦的名字,他忍不住似的哭了出来。
        三年的时间这么快,这么快就轮到我来和你说再见了。
        转身,离去。
30.毕业后见面
        张良打着伞,匆匆走过街道。白色的头发有些偏长,被他扎成一个小辫子在脑后。工作之后日渐忙碌,他都快忘了在那个荣耀高中里,被那个名为刘邦的少年告白的这件事。那个人已经消失音讯很久了,唯一牵动着记忆的就是胸前用铁链穿起来的戒指。不昂贵,也不是定制的,完全不和手,但是戒指却一直是滚烫的。
        “砰”地一声,张良好像是被撞到,又或是撞到了别人,怀里的资料撒了一地。“抱歉。”打着伞蹲下身捡起资料,那人也蹲下身来帮着捡,习惯性地抬头一看,光却照得他睁不开眼。
        “还没看出我来吗,子房?”和当年一样的声音在头顶上盘旋,张良有些晕也不知是不是出现了幻觉,竟是那样的想一个人。他站起身来,看见身前这个紫色头发的人,有点愣神。嘴角的笑意,头发的颜色造型,还有胸前的戒指,哪一样都是张良无比熟悉的。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
        “子房,起床了。”刘邦吻了吻张良的眼角,勾起一抹笑。“别叫我,昨天要了我这么多次...”张良翻个身抱住刘邦,“虽然做了个好梦。”“梦见什么了?”刘邦宠溺一般的揉了揉那个人的头,为他挡住阳光。
        “嗯...梦见了我们还年少时候的样子。”
Fin.

评论(1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