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拾伍想要成为高产的太太啊

cn苏拾伍/鱼丸/季湘南
杂食 主瑞金/雷安/酒鱼

说真的,不想勾线。

#王者农药##李白的死前100s#

嗯  很渣
这个坑填得想死
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请不要大意地写在评论里吧
那么 开始

100.
        他腹部的伤流出一股一股的血,四肢像灌了铅一样,把他拉在地上躺着,湛蓝的眼睛望着天空。
99.
         翠绿色发少年模样的人几乎是一下子扑了过来,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从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呜咽,而他却不能抬起手摸摸那个人的头。
98.
        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是却发不出声音。他看见那个人哭,他就心疼极了,但是,这次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到了。
97.
        好像是有人走过来了,那个人猛得回头,似乎听见了他颤抖着声音:“越人,我求你救救他。”
96.
        他看见了那个人,被世人称为扁鹊的神医。扁鹊摇了摇头,然后他看见那个绿色头发的人鎏金的眸子里,水珠子像断线了一样往眼眶外面溢。
95.
         “太白...”那个绿发的人伏在他耳边低声,眼泪沾湿了他的衣服。一旁一只蓝色的巨鱼推搡着他。
94.
        他终于从喉咙里挤出几个破碎的,听不出是什么的音节。但是,无论是那个人还是扁鹊都明白他在说什么。
93.
       “子休。”
92.
       “活下去。”
91.
        远处传来胜利的呼声,这三人一鱼却没和大家一起分享胜利。“走吧。”扁鹊的声音响起,打破了他们的沉寂。那条大鱼推着扁鹊,似乎是知道了主人的想法。
90.
      “越人,我不走。”庄周紧紧握着他的手,“我要陪着他。”
89.
        血一直流,他根本没想到自己能撑这么久。“庄周,他活不下去。”这几个字刺痛了他。
88.
        就算战争结束了,他又如何舍得放下这个迷迷糊糊的人。
87.
       “子休,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86.
        “记得。”
85.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对面五条狗正追着他打,是庄周帮着李白抗伤又治疗术帮着他完成了五杀。
84.
        两人都爱喝酒,因此除了战友,也是酒友。两人都喜欢在战斗后坐在一起喝酒对诗。
83.
        他的身边总是围满了女孩子,因为那时庄周和他十分要好,因此不少女孩子去找庄周,要他帮忙转达心意。
82.
        庄周也不止一次向他抱怨,那些个痴迷的女孩子总是在他睡觉时扰了他清梦。
81.
        记得有一次,他喂了庄周的大鱼一碗酒,庄周气得撕了他正做到一半的诗。最后是他请庄周去酒庄喝酒才解决的。
80.
        记得他就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给庄周表示心意的。不过庄周似乎只当那是他酒后的疯言疯语,没有在意。
79.
        第二次表白心意的时候是冬天。他大老远从长安来到稷下,给庄周带了长安城上好的桃花酿。
78.
        庄周一直没舍得喝,埋在他家院子的一棵树下。在很久之后,庄周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77.
        他给庄周带酒的第二天,他们又被安排前去战场。他们认识了一个新的战友代替了上年纪的老夫子,名为秦越人。
76.
        秦越人是个很厉害的辅助,基本上是队友的血刚退到安全线下就立刻回复上去的“神医”。那时的神医不计回报。
75.
        那场战斗结束后,他第三次向庄周表白心意,回复他的是一个温热的唇。
74.
        这件事,秦越人是整个稷下第一个知道的,他一点不介意这两人的关系,三个人成为了找遍长安稷下都找不到的挚友。
73.
        后来秦越人消失了一段时间,说是去了长安。两只是默默地与他告别,还是喝着酒谈着天说着地。
72.
         后来秦越人回来了,但是他和庄周却不再和秦越人来往过多了。那个温润的少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不似正常人类的肤色,所要的回报变本加厉。
71.
        但是因为医术了得,被世人称为扁鹊。
70.
        他一直觉得庄周长得很漂亮,但他不知道扁鹊也是这样想的。
69.
        他很庆幸最后庄周选择了他。他差点没有抱着庄周骑着鲲挨家挨户地告诉整个稷下,庄周是他的。他第一次这么高兴。
68.
       “太白,你醒醒...”是他最爱的人的哭腔,以及贴上来的温热的唇。他有些费力地睁开眼睛,看见了那个人挂满泪痕的脸和担心的神色。
65.
        他很心疼,想把庄周抱紧怀里。但是他没有多余的力气让他动了。周围十分吵闹他能听见很多人熙熙攘攘走来的声音。
64.
        “子休,我想起了好多事。”
63.
         “子休,我放不下你。”
62.
          “我知道。”
61.
        庄周努力压着他的伤口,不让血溢出,但好像没什么用处。
60.
        “子休,如果我去了你就不要再上战场了。”
59.
        “嗯。”
58.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快要死了,他回忆起了很多事。
57.
         比如一些庄周睡觉时,总会说一些神叨叨的话,或者直接唱起歌,虽然歌词只有啦啦啦啦啦。
56.
        比如庄周喝酒时,喜欢说一些他以前的事,比如他和老夫子和墨子刚认识的时候。
55.
        比如庄周总会在喝了酒后,总会说些平时不会说的自恋的话,抱怨为什么自己比李白帅但女孩子都喜欢他。
54.
        比如他一生病,庄周就特别担心,蔡文姬和扁鹊家总要被叨扰好几次。
53.
       想起的都是一些琐事,或许每天都要发生。
52.
       李白突然很后悔。
51.
        他还没有活够啊,他还年轻。
50.
        他还没有看过他的子休情动时的样子,还没有听过他的子休意乱时的呻吟。
49.
       “太白,你说过你会陪我的。”
48.
       “你说过你会一直陪我的。”
47.
       “所以你不能死。”
46.
        他听着那个人的哭腔,一句一句像一根又一根的针,扎在了他的心窝里。
45.
        “子休,对不起。”
44.
        庄周的岁数是个谜,连李白也就只知道庄周比他大。
43.
        所以庄周一直以为自己会先死掉,不管是年龄还是在队伍中的位置。
42.
        李白感觉自己腹部的伤口被包扎了起来,是庄周撕了自己两边的袖子胡乱绑起来的。
41.
        他把李白的头枕在自己大腿上,埋着头任由着眼泪打湿他的脸落到李白的脸上。
40.
        李白不喜欢看到庄周哭,他不忍心这个人难受,不希望他难受。
39.
        “子休...”
38.
        他已经很难发出声音了,多亏了庄周胡乱的包扎他才能多撑一会。
37.
        “我在。”庄周的鼻音很重,其中还有一些抽噎,听得李白心疼。
36.
        “如果还有来生的话,子休你一定要找到我。”
35.
        说完这句话,他已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了。
34.
         他感觉意识越来越沉迷,好像他已经睡着了。
33.
        “你不会死的,太白你不会死的。”
32.
        “你答应过我要一直陪着我的所以你是不会死的。”
31.
         “所以,现在还不会有来生的,因为时间还没到。”
30.
        庄周开始慌了,他真的慌了。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狼狈。他多希望李白能活下去,但是连神医都不舍得帮他。
29.
        李白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任由着庄周胡乱地吻他,抱住他 ,让眼泪滴到他身上。
28.
       “对不起,子休。”
27.
        这句话只能想。
26.
        “我心悦你。”
25.
        李白还有很多话没有讲。
24.
        因为他的子休太让人不省心了。
23.
        比如睡觉会踢被子,起床洗漱的时候会睡着,喝完酒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总是对他人没有防备之心。
22.
        如果要放着这样的爱人不管,换做是谁都做不到,更何况是护妻狂魔的李白。
21.
        所有的担心浓缩起来其实就只是“子休,我心悦你”这一句话而已。
20.
        但是这句话包含的东西却太多了,多到连李白都不舍得去数。他怕他如果一件事一件事地去担心,他会不小心哭出来。
19.
        “笨蛋太白...”
18.
        庄周已经放弃了做所有的事,把头埋在李白的胸前,只是一个劲的哭。哭李白不顾家,哭李白不顾自己。
17.
        李白感觉自己快要睡着了,感觉他的爱人离他越来越远了。
16.
        如果会醒来,那这疼痛,和这样哭泣的爱人都是梦的话,那他会感谢上帝。但是腹部的疼痛却时刻都在提醒他:这是现实。
15.
        他睁大了眼睛,他不想睡去,他想多看看他的子休的脸,他想多看看他的子休的一举一动,直到深深的刻进灵魂里,永远都忘不了。
14.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滚了出来。这是庄周第一次看到李白哭,这样的表情,仿佛在说他还不想走。
13.
        他哭得很安静,没有声音,却十分痛苦。他并没有力气来做表情,只是任由那泪水在脸上淌。
12.
        李白动了动手指,庄周便握住他的手放在脸庞。他伏在李白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叫着他的名字,念着他们从相遇到现在的每一件事。
11.
        李白安静地听着。庄周说的每一件事他都记得,记得很清楚。
10.
        他感觉庄周的声音在逐渐远去,眼皮不受控制地下垂。
9.
        庄周喊得很大声,从他出生以来,第一次用这么大的声音叫一个人的名字,第一次这么卖力地想要一个人留下。
8.
        “李白,说好了要是有来生我一定会找到你。”
7.
        “所以,你一定记得不要喝孟婆的汤。”
6.
        “因为喝了你就不记得我了。”
5.
        庄周说了很多,不管能不能传达给李白,他把所有想说的话都说给他听。毫无章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4.
        “李白。”
3.
        “我心悦你。”
2.
        他最后干脆一直说一句话,不停的说,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沙哑了,喉咙已经开始疼痛了。
1.
        他一直说,知道李白的手终于断了线一般地落在地上,庄周才停下来,小声地呜咽。
-----------
        把李白葬了的当天,庄周连鲲都不骑赤着脚跑到判官家里,求着他调包孟婆的汤。钟馗没有说话,只是叫庄周自己回去,庄周也不知道钟馗是不是答应了。
        直到过了几年的一个早晨,庄周睡得正香,不知道被谁摇了摇。“阿鲲别闹,太白他回来了...”但是那个人还不死心,一直摇啊摇摇啊摇,终是把庄周摇醒了。
        “你是...”庄周迷糊着眼,看着眼前这个叼着一根草的小家伙。“子休,你说好的要是有来生一定要找到我原来是在梦里找啊!”小家伙伸出手捏了捏庄周的鼻子然后露出了一个夸张的笑脸。
        庄周一把抱过小李白,眼泪沾湿了他的衣服。“这么久了,子休还爱哭。”李白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哭什么,我已经回来了啊,子休。”庄周用袖子胡乱擦了擦眼泪,对李白摆出一个笑脸:“嗯。”

Fin.

评论(14)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