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拾伍想要成为高产的太太啊

cn苏拾伍/鱼丸/季湘南
杂食 主瑞金/雷安/酒鱼

[酒鱼]只为生命

只为生命。

和原曲根本没有屁点关系完全是听着这首歌写的用了这个名字bu
我觉得是个刀子但大概是个很烂的开放式结局?

渣文笔
我觉得是复健
现代paro
作家酒x画家鱼
↑以上可以接受↓



————————

01
        换季了,风吹过的时候庄周缩了缩脑袋竟感觉有点凉。他轻轻地咳了两下,又把手伸进包里掏了两盒药片出来。
        庄周在感冒或者生病的时候,尤其容易想起李白。他喜欢在软绵绵不想动的时候,使唤李白去烧水拿药,让他煮他喜欢吃的芙蓉蛋,或者赖在他身上听他读情诗。
        不出意外的,等红绿灯的时间,庄周就开起了小差。如果还在前一阵子,那个时候李白一定会拉着庄周的手陪他等红绿灯,在人群流动的时候突然偷亲他的嘴角。
        再比如现在,就连吃个药都要帮庄周把药片一颗一颗地扣出来递到他的手上,再邀功似的看着对方,笑得比吃了蜜的孩子还甜。
        绿灯打断了庄周的思路,现在没有人拉着他,他只能随着人流越走越远。

02
        再一次提起笔的时候,庄周已经记不得上一次他到底想要画什么了。就像中断了的思路,却怎么拼都拼不回去,整张画布上只有一些模模糊糊的色块。
        就像他和李白一样,分开了就分开了,人都是会变的,再怎么拼也拼不回去了。
        庄周总喜欢画李白笑着的样子,比南方的太阳还耀眼,北方的雾霾也遮不住的阳光劲。
        他记得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李白总爱和隔壁班的那一伙人去操场打篮球,还是正午太阳最火热的时候。
        他记得班主任总爱唠叨他们不吃饭就去打球对身体不好,还要一个二个罚蹲马步。那时候庄周得负责跟李白后边把他忘了的衣服水杯拿上,回去自然就晚了,李白看庄周蹲着实在难受,一掐腿跳起来大叫一声“老师!”把午休的同学都吓了一跳,“我以后再也不在吃饭时间去打球了,您就别让子休蹲马步了。”
        结果那之后李白还真没再去打球,把隔壁班那几个小子口舌都劝干了就是不去。
        庄周手中的画笔随着他的咳嗽轻轻抖了两下,但仍然不影响画中隐隐约约出现的轮廓,构成一个似乎俊美的男性。

03
        窗外下起了小雨,阴沉沉的光透过白沙窗帘打进房间,整个房间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生气。
        李白伸了伸手稍微拉开了窗帘,又在凝望了数秒天空后把手放在键盘上,奏响噼噼啪啪的音乐。字里行间,溢出的都是思念,是藏着掖着说不出来的。他们间的距离不仅有山和水,更多的是猜疑与不安。
        明明深爱却硬是分开,无论是哪一边都不好受吧。
        不愿被离弃。不愿被猜疑。
        颓唐。颓唐。
        无解。
        李白揉了揉太阳穴,在这身边没有那个影子的异乡,就像身处漂浮的世界。
        他找不到方向。

04
        思念就像水,只要打开了闸门就会哗啦啦地涌现,连空气中也会有痛苦的味道,让李白喘不过气。
        记忆中庄周总是呆滞又一点可爱的样子,他习惯了将他抱在自己怀里,均匀的呼吸轻轻拍打着他的胸膛,在清晨的阳光里看见他慵懒的睁开那对鎏金的眸子,道一声早安。
        没有距离,没有雨,没有声音。
        庄周就是他的世界,他的世界只有最美的风景。别处寻不到的风景。
        抓不住。抓不住。
        从指缝间溜走了。
        只余下双行的痛苦。
        李白第一次觉得,自己高高挂起的稿酬根本没有什么用处,自己响亮亮的名号根本没有什么用处,自己空荡荡的房间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李白也是第一次,书写起了他和庄周的故事。

05
        网上匿名的一篇文章,一夜就火了起来,庄周打开手机有气无力的品味。
        不激烈也不平淡的句子,和李白的写作大相径庭。但庄周一眼就看出,这是李白的作品。
        文章是回忆,但这份回忆并不美好。
        不是偷吻嘴角的甜蜜,也不是为对方着想的关心。要硬来说的话就像一张纸,看起来白而净又脆弱,但却能在你的心里钻上一个又一个的大窟窿,根本补不过来。
        似乎是感冒还没好的原因,又或是这篇文章的原因,庄周的思绪越飘越远。
        分离总是痛苦的,但要庄周来说的话,最痛苦的大概不是分手的那一刻,而是离开后心里那道结不了疤的口。就算不在意却还是会作痛,想要忘记却还是要记起。
        庄周和李白分手的那一刻,世界没有声音。庄周并没有多大的感想,自卑的是他,多疑的是他,提出分手的是他。
        他甚至没有哭。
        可他就是难受,自己也不明不白地难受。
        就像是摔烂了一个花瓶,一开始没有什么感想,直到买一个新的,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没有旧的那个好。
        可旧的那个已经不见了。
        可李白已经不见了。
        也不会有第二个李白了。

06
        庄周把走廊上的画一副一副地拆下来,装好,放进储藏室。
        庄周把窗边的画架,颜料,笔刷通通包好,扔进角落。
        庄周把家里里里外外的灯泡都换了一遍。
        庄周把卧室的被套都换成新买的。
        庄周把家里的墙壁又粉刷了一遍。
        直到他感觉这个房间里再也没有那个人的影子,没有他生活的痕迹为止,庄周不停地忙碌着。他提醒自己,这是为了让自己更轻松,更轻松。
        但是他却感觉心里更空了。
        他的房子也陌生了。
        这个城市唯一一个他舍不得改变,舍不得放手,他记忆里仅剩下的熟悉的东西。
        现在也一点一滴消失殆尽了。
        没有了。
        再也。

07
        突兀的,李白甚至没有了写作的心情,甚至想把那篇匿名的文章作为他写作生涯的终点。
        一抬笔,或是打开文档,字与字的缝隙之间流出的早已没有先前的情意绵绵,没有了美好的回忆,只有苦涩。和记忆一样的苦涩。
        就像是甜食患者突然喝到了不加糖的黑咖啡,苦涩得想要吐出来的样子。李白不敢去想了。
        不敢去想了。
        能解决问题的,第一个想到的是庄周。第二个是酒精和香烟。选前者失去后者,选后者失去前者。
        要放在几个月前,李白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但现在他迟疑了。
        “大概,”
        李白想,
        “我没有机会了吧。”
        鼠标摇摇晃晃地,点击了第二个选项。

08
        庄周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他已经没有心里去猜这些了。
        他看着重新粉饰过的天花板,挂满星星的吊饰,还有蝴蝶,鱼,小猫小狗,还有他,唯独没有自己。
        唯独没有庄周自己。
        他把李白的像素图像挂得很高,要是不搭上几层高的架子再踮起脚尖,他便碰不到。
        代表遥远的距离,可望而不可及。
        代表走远的爱情,看一眼便心碎。
        再也没有人在他像小猫爬架子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扶住他,再也没有人在他流泪的时候擦拭他的眼泪,再也没有人在他孤单的时候亲吻他的嘴角。
        他只有一室寂寞。

09
        庄周咳得厉害了,听得李白心坎发痛。他小心翼翼地把庄周的手握在自己手里,把它们捂得严严实实地再往里面吹气。
        呼呼的声音,吹得庄周的心都暖了,仿佛习习秋风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凄凉,吹过来也不是那么的冷。
        李白从口袋里拿出医院拿的有足够贵的药品,一板一板地,一颗一颗地把药片扣下来,放进庄周的手里。
        然后药片掉在地上。
        梦终。

        李白好像是酒醒了,又好像是没醒,他定了张机票。
        他想回到以前的城市。
        那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
        那个有庄周的家。
        他太累了。

10
        短短的半年,这一带变化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老房子几乎没有了,李白却还是能轻车熟路地找到那栋房子,找到门口地毯下找到钥匙。
        房间还是那么一尘不染,却和记忆中的全然不同了。无论是墙漆还是阳台边消失的画板,亦或是陌生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扑面而来的没有曾经的温存,没有抨击内心的炽热,而是陌生。
        他缓缓地挪动脚步,推开了那扇熟悉,又陌生的不得了的房门。
        入眼的四周都是黑的。黑色的墙,黑色的天花板,黑色的书柜,黑色的床,以及从天花板眼神出来的各种各样的小小的挂饰。最显眼的大概是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的,有着白皙皮肤的人。

Fin.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