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拾伍有十五个鱼丸

cn苏拾伍/鱼丸

对于男烈焰的一些猜想
肯定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啦ớ ₃ờ

母猴的场景——
“希尔,不要冲的太快!”
“不要拦着我老婆婆!”
“????”

母鸡的场景——
“希尔,帮我防一下刀锋。”
“知道啦修女姐姐。”
         刀锋双杀

该隐的场景——
“gaying跟着我我们去无双他们!”
“……奇怪的实验体。”
        贝摩希尔正在大杀特杀
母鸡:“???”

桃丽丝的场景——
“希尔,守好这里。”
“知道了!”
“……小猫,守好这里。”
两个人愉快的开始过家家?

伊丽莎白的场景——
“战场,是我的……”
“烧光他们!”
          海的威力双杀
海的威力终结了疯狂的贝摩希尔

枪神纪里面的血族小正太❤
太太太可爱啦ớ ₃ờ~~
(心动)

你们可能不认识
这是一个耿直的小庄周
(大概就是去年画的万圣庄周的q版)
喜欢的话就点个小心心吧qwq
半个失踪人口回归?@

!!!

蜂蜜甜心教主soul:

谢谢各位,无论如何都最爱你们

笑菌:

哇!!!

鳯汐sora:

这里浅泽是你哥:

谢谢你们,真的,非常感谢,这种心情无以言表,满满的都要溢出来了。

石田健:

谢谢各位小天使一直以来的鼓励,虽然写的并不好,但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王者荣耀#酒鱼#乡下#

#酒鱼现代
#小甜饼
#文力复健
#渣哭
#假装是个新年贺文
#名er都乱起的



01.
       乡下的雨总带着一股浓厚的泥土的气息,树叶间发出的声音意外的有些悦耳。
       庄周有好些时间没回来老家了,这里的路啊树啊之类的事还是熟悉得不得了,就像是没有被时间冲刷过一样。
       庄周和以前一样,先把附近认识的人挨着挨着拜访一遍,先寒暄一番,再蹭点瓜子茶水,就算有些户已经搬进城里了也不影响他的大收成。一圈下来,庄周可是吃了不少东西。
       不知不觉走得有点远,意识到已经到了最远的王昭君那一家的时候,雨都差不多快停了。要说王昭君吧,也就比庄周大那么几岁,因为当时中考差了那么几分,没进到城里,就索性在县里读了高中。到现在成了家,丈夫下田孩子也讨人喜欢,自是欢乐不少。
       “诶,说起来庄周,那个李白怎么样了,怎没和你一起回来呀?”王昭君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给庄周拿了个橘子。“他啊……”
02.
       李白和庄周是一个大学一个专业课还选的同一个专业课老师。两个人认识也是偶然喜欢同一位作家的书而在图书馆偶遇手碰到手的狗血剧情而已。
       自那以后,李白就时不时地来找庄周,一起讨论那位作家的书啊,或者一起约去图书馆啊之类的。庄周起先没介意,后来李白来找他的次数越来越多,阶梯教室的倒数第四排靠窗的两个位置差不多成了这两人的固定坐席。
       “他去伦敦玩儿去了,前几天还给我拍了一张在伦敦眼上的照片。”庄周慢悠悠地把橘子剥开,一边说着,“你家那孩子呢?”“和他爹去城里了,快过年了买的东西挺多,但也快回来了。”“这样啊……”这家的孩子和他爹妈一样,都是黄头发,又乖又懂事,可惜出生就注定是个残疾人,而这农户的有没钱医,就只得眼巴巴看着这孩子在背篓里头长大了。
03.
        等那父子俩回来了,孙膑先了一步给庄周道了声“新年好”,生怕把那压岁钱给领掉了。“新年好啊小孙膑,去年有没有听爸妈的话?”“有!”“那拿好,这是小孙膑今年的压岁钱,我给偷偷多包了些钱,要给爸爸妈妈一些,用来谢谢他们知道了吗?”“知道啦~”孙膑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个小红包,对于这一家来说,这个红包里的钱够他们用不少时间了。
       庄周在他们家多逗留了一会,看见天有些黑了才捏了捏孙膑肉嘟嘟的小手给他们一家子说了再见。把下巴藏进围巾里,雨后的空气更清新了,仿佛大自然也在准备过个春节,把一切都被洗干净了似的。庄周正欣赏着呢,一个电话打了进来。熟悉的铃声让庄周几乎想立刻蹦去电话的那头。
04.
       庄周和李白都不富有,所以说想打跨洋电话几乎是不可能,而这通电话打过来就说明了李白已经回来了。
       “你现在在哪?”庄周着急得紧,巴不得现在就飞过去,去李白旁边。即使这乡下地方没有机场,庄周也会想要知道李白的具体方位。“快到你家了,看见房子了。”李白和以前一样,语气有些轻挑。“你回国了都不给我说,你都过来了!”庄周心里有点急,加快了脚步。“哎呀抱歉啦……说起来你们乡下路可真难走。”“小心点儿,才下过雨路滑得很,别给摔着了。”“知道啦。”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出庄周的老妈子,但是对于李白来说,还挺享受庄周的叨叨念。   嗯,毕竟是老婆的关心嘛。
05.
       在李白回来的时候,庄周就知道李白肯定会和自己父亲喝点白酒,但是这次李白好像蜜汁兴奋,拉着庄周的父亲喝个不停,还一边“哈哈哈哈哈,喝最烈的酒,日最老妈子的庄周。”搞得场面一度非常的尴尬。“儿子,那是你男朋友?”“不,那可能是个假李白。”
       但不得不说,李白照亮了庄周的生活。就算没有带来深刻得不行的记忆,但好歹留下了陪伴和快乐给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干来干!”
       可能是吧。

听说画啥出啥……
图力被隔壁庄周吞了  背景也是乱涂的
画得这么水会不会不出啊orz
拾伍委屈orz

万圣福利(?)   小蝙蝠x你

夜幕降临,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正蹲在电视机前看着MMD的你起身去开门,往猫眼一看——卧槽不得了!
你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开了门,昔日的男神就站在自己面前,已经无暇估计周围被称作异次元的庭院。“我把小蝙蝠给你,作为交换,你得给我糖。”他这样说着,举起左手到你面前。黑色的蝙蝠乖巧的停在他的手指上。“好好好我我我我马上去找糖!!”你觉得自己快要昏厥了。庄周的小蝙蝠啊啊啊!!(哪里不对)
在家里捣鼓了一阵抱着满满一桶装着什么荔枝糖什么菠萝糖什么薄荷糖的桶来到门口,把糖都倒进了那个小篮子里。“把篮子装得这么满,这位小姐是看上庄某了么?”还没反应过来的你已经被他圈在怀里,抬头便能对上那对金色的瞳眸。“那么作为这一篮子糖的报酬,庄某就得交给姑娘你了。”说着轻轻吻在了你的手背。


私心。
瞎说什么呢 我没有流鼻血/擦。

#酒鱼##四季-夏#

春的后续w
吃糖的小伙伴们看到这偏见就别往后看了会发刀的qwq
跨世纪更新
文笔渣
短小 而且这次还没配图
一上可接受
那么——

四季-夏

01.
        天气变得热起来了,太阳烘烤着大地,就算隔着鞋底也无法一直驻足此地。“哎呀,好热我的哥。”李白挠挠后脑勺,一边从旁边的草丛拔了根草叼嘴里一边吐槽。肩膀变得宽起来,已然退去了少年的模样。“别叼草了,来,张嘴。”李白取出草,一转过头张开嘴,就有冰凉送进嘴里。“子休真是越来越懂我了~”绿发的人笑了笑,漂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那可不是。”
        转眼便是过了两年,两家的父母在自家儿子的苦口婆心x之下也是同意他俩在一起,也一起聚了聚吃了一顿饭。庄周的父母很是开明,对于孩子的感情不做太多的干涉,而李白家虽然极力反对,但是这儿子一听到“不同意”这三个字就跟疯狗一样的一边往外跑一边“子休子休”的喊,吓得两人不得不同意。
02.
        两个人关系确定的时候已经是高三下学期了,李白把自己的衣服,裤子书籍都搬到庄周在学校附近的公寓里开始了不正当的同居生活x。嗨呀这李白来了庄周可是不好受,那发情跟兔子一样,一言不合就搂搂腰一言不合就咬耳朵。然后庄周那天把李白关在门外关了一晚上。然后,果然,李白发了高烧。然后李白趁着高烧把庄周气得不清,他一边手撑着脑袋侧躺在床上,带着一脸痞子的笑容一边说:“子休,我病这几天,你可要好好服♂侍我才好。”“你给我滚。”“子休我错了。”
        庄周虽然放着狠话但还是好好地照顾了李白一整天,困了就直接躺在李白旁边,搞得李白体温都降下来了又一下飙升,当事人还不明所以的:“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又升温了....怎么还流鼻血了?”
        艸。
03.
        最后两人并没有进到同一所大学,但是两所学校离得不远,所以两人还是住在一起的。庄周去了稷下大学,从新生的数量来看就知道考进这所大学不容易;而李白被王者大学招生办的姐姐求着求了半天才答应去了,这王者大学重点就看文科,校长武则天只欣赏文学好的人,像李白这样是天才又欠缺调教的武则天可是最喜欢了。
        “子休,不该买这么多的,等回去都化了。”李白指了指手里装了整整一袋的冰棍。“化了就化了,难不成你还想再出来买?”李白突然停下,被阳光烘烤了大概五六秒的样子:“化了就化了吧,冰棍可没有子休好吃。”说着吻上了庄周的唇。
        “要是你觉得有人比我好吃你就完了,李太白。”“好好好~”
04.
        听庄周说现在他和扁鹊不在一个系,连见面都有些难,倒还不习惯。听说那文姬姑娘和他也算是正式在一起的,都学的医,两人打算开一家医馆。李白倒是高兴得不得了,看,没人跟他抢子休了,皆大欢喜。然后庄周就放了几只小芙蝶拖着这个没心没肺的就往外飞。
        看看家里的鱼,好像有些大了。鱼缸快要装不下的分量,庄周和李白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把这个鱼抱去附近的江边给放了。庄周力气小,抱不太动这么大的鱼,然后这鱼居然自己就飞了起来,还把庄周驮在背上。哦,它还甩了李白脸上一尾巴,搞李白很尴尬。“子休,你这鱼好像不太喜欢我啊。”庄周摸了摸身下鱼的头:“不会的,阿鲲很乖的。”
        李白庆幸自己把这条鱼放走了,不然以后肯定不好过,啧啧。
05.
        放走鲲的一周里,庄周一再要求李白陪他再去放鲲的江边看看。讲真的,李白一开始是想要拒绝的——谁知道那条鱼走没走。
        “阿鲲——”庄周在江边轻轻唤了一声,水面上半天没动静。就在李白以为那条讨厌的鱼已经走了回家就可以放肆地嘿嘿嘿的时候,在庄周的面前窜出了一个鱼影。庄周刚伸出手,它就张开嘴巴,想含住庄周的手。好在李白一把拉住了——啪。结果换来了一鱼尾巴。“太白,阿鲲饿了,去帮我买包大的鱼食吧。”“可是子休……”“快去!”李白委屈但李白不说。被媳妇凶了,哭唧唧。
        李白像是装了马达,直接连着几个将进酒到附近的店里去买了鱼食,又风风火火地将进酒回来,生怕自己一会不在,媳妇儿就要被那条大鱼给拐跑了。
06.
        李白回到江边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飞奔是有道理的。天气炎热,鱼背上凉快,庄周就趴在鲲上面睡着了,搞得李白很尴尬。
        “子休?”李白蹲在岸边,轻声喊着。趴在鲲背上的人一动不动,于是他伸手拍了拍庄周的背。那只鲲意外地很乖,没有乱动的迹象,也不知是庄周睡着在它背上了还是它并不是很讨厌李白的缘故。在李白要把庄周带回去的时候还乖巧地把庄周怼到李白背上,听话得吓人。李白他只想这可能这是那条鲲对庄周的情怀吧。
       在那以后,庄周和李白时常会在吃过晚饭后来江边散步,但是他们却再也没有看见鲲了。庄周说,离别的事常有,这一点也不稀奇,说得很无情,但是他不知道在李白看来,那时候的他多让人想要一把搂进怀里。
07.
       夏末,庄周伏在桌上写着论文。窗外的蝉鸣声还在,阳光透过树叶洒在纸张上。他很努力,已经努力到带上了眼镜,没有时间看喜欢的电视剧,没有精力与爱人说话。还有一年毕业,然后要在两年的时间里攒够足够的钱找个好地方再好好的进行一场婚礼。
       对于李白来说,自家媳妇苦了累了得照顾着,于是就开始钻研菜谱当个家庭主夫了。不是说李白的学业不忙,而是庄周太过于拼命了。但其实,庄周不过也是想再多努力一点到时候找到工作后轻松一些而已。“媳妇吃饭了,别这么拼,注意身体。”李白从背后搂住庄周,亲昵地蹭蹭他的发丝。“好,马上就写完了,太白先去吃吧。”“我等你。”一句话不论过多少年再听到还是会让人脸红心跳。“好啊。”庄周往后,靠进李白的胸脯蹭了蹭。
       淡淡的酒香,很安心。
08.
       小时候大人都说,越长大时间过得越快,越忙时间过得越快。庄周大学读了四年就没读了,去找了一份工作,据说工资还不低一个月省着点用还能剩有不少钱。至于李白,他当了个作家,一年下来下写的小说那叫一个火遍大江南海,有的姑娘都打算代代相传了。这只是听说,听说李白写的全是耽美小说广受女性所喜爱,他待过的学校的女孩子几乎人手一本(等等)。
       但是现在的他们也并没有因为工作的原因而互相疏远,反倒是更紧密了。庄周开始喜欢在每天工作之后回到家洗完澡趴在自家爱人腿上叫那人给自己吹头发然后慢慢地进入梦乡,而李白在赶稿的时间外也会拿出纸笔记下一些想对庄周说的话。这样的李白写出来的文章,每一句都充满了暖暖的爱。
       真好。
09.
       结婚的日子定在九月,不太热也不太冷。除了自家亲戚,他俩把曾经的同学能叫来的都叫来了。甚至为了完成这次婚礼李白连小说也不更新了,放着一堆妹子在那干等,抽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慢慢布置现场和流程之类的。庄周还是很忙,只请到了两天的假。不过没关系,他希望前一天陪着爱人在家里窝整整一天,后一天能够抱住爱人说一句我愿意就满足了。
       结婚的那天很多人都来了,坐满了宴席的整整五十张桌子。其实不用想都知道有不少姑娘是他们那些高中同学给安利过来的,连见都没见过。李白叹了口气,牵了牵庄周的手。“嗯?”“紧张吗?”庄周稍微愣了愣神,随后回答:“嗯……”“别怕,有我。”他搂住庄周,蹭蹭他柔软的发丝。
10.
       神父的台词总是那一句,换做平常,李白更愿意让庄周听的是情话,而不是这般枯燥的话语,但是今天的他无论如何也没有阻止。
       “我愿意。”那是两道坚毅的男声。
       “那么,”
       “请亲吻你身旁的爱人吧!”

草爹爹和首无现代化的样子ww
总之两个都好可爱www

“首无加油加油!”
“好。”

#酒鱼##四季-春#
短小√
私设ooc都有的样子
不知道算不算糖/抱膝盖蹲墙角
关于酒鱼恋爱的四季系列,秋和冬发刀子,大概周更。刀子接受不能请把夏当做完文把w
那么,使用愉快——



01.
        二月,天还有些凉,他把深色的围巾往上拉了拉,只露出鎏金的瞳和绿色的发。身旁背着书包的人陆陆续续从他身边走过,只有几人驻足看看他,但也就几秒。
        似乎,有许久都没有来这里了。
        荣耀学院。
        记忆开启的地方。
        那时的他16,遇见了那个和他同岁的人,在同一间教室。
02.
        “大家好,我叫庄周。”才开学一个月,这个班就迎来了一名长相清秀的转校生,也就是说班上的妹子们除了李白又有一个可以养饱眼了。只可惜庄周面上都没什么表情,似乎对一切都不看重,倒是李白坐在窗边叼着根草,不快极了。
        ——“切,什么转校生啊,还不是没我帅。”
        ——“啊,好想喝酒。”
       窗外的操场上,太阳撒在绿色的草丛上,懒洋洋的,形形色色的学生在操场上打打闹闹甚是欢喜。导致李白特别不爽的真正原因是庄周第一天上课就迟到了,庄周也自己承认是睡过头了,但问题是老师还说没关系没关系?Exm?这样让我很尴尬啊,我逃课容易吗我,哎——
03.
        很不凑巧,庄周坐到了李白旁边,还是第一排。平时很少光顾他的扁鹊就三天两头地往这边跑,坐了段时间才知道这两人为竹马,庄周嗜睡因而扁鹊没少担过心,以至于担心成习惯改不了了。
        啧,习惯还真是可怕。
        虽然扁鹊想和李白换个位置但是班主任始终是不同意的,说李白是班长应该起好带头作用帮助新同学。
        扁鹊有些不爽,在化学实验对象里加了“李白”这个名字——“下次绝对要往他脑子里装风油精!”李白莫名背后一寒,打了个喷嚏。“怎么了?”庄周有些担心他这个新同桌,虽然是班长但只是语文好其他什么都不行的半吊子——“总感觉校园生活不会很顺利,从同桌开始讲的话”。
04.
        美梦成真。
        庄周揉了揉眼睛,鎏金瞳里还有些水雾,显然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和李白同桌半年,李白也算是养成了每天下午叫庄周起床的习惯。这边窗户正好对着夕阳,微黄的阳光撒在庄周的脸上,睡眼惺忪的样子,有些不妙。
        李白不清楚自己对庄周的感情,从之前那件事开始就一直十分注意,不再勾肩搭背,把庄周当女人一般的对待,像在提防着什么。
        “啊,已经放学了啊...”庄周才看见墙上的钟已经走到5:30听走廊里是学生们去吃饭或者已经吃完饭回来上晚自习的声音。慢吞吞地收拾好书包背起来:“那我还是先回去了。”
        他一直都是个例外。
05.
       同窗一年后,两人多多少少熟络了起来,也和对方有不少的话题。两个人这么友好,女同学们表示也十分养眼,或许是友情,或许是基♂情。两人喜欢喝酒,也擅长于文化课,不得不说对方长的可也算好看的。
        ——“不过还是没我帅。”
        ——两人都这样想。
        说起来李白对庄周第一次感兴趣还是因为阴差阳错地被安排在一起值日的那天。他只是因为庄周那一句意味似乎比海海深的“请多指教”感兴趣了而已,说起来也确实不应该,但他确实是。
        这样的感情,是叫做动心对吗?
        李白猛地拍上自己的脸,“啪”一声吓到了全班,而此时应该是让李白苦恼的数学周测。
        “李白你给我滚出去!”
06.
        这是李白第一次去庄周的家,高二快入夏,天气还有些凉但穿短袖已经没有问题了。庄周住在学校附近在一栋美式公寓的三楼,说是因为老家太远,住校又不自在就在这边租了房子。
        刚踏进门槛李白就惊呆了,瞬间就围上来把庄周包裹住的一片蓝,仔细看竟是一只只蝴蝶。“好了好了,我回来了。”他听见那个温和的声音这样说了句,那群蝴蝶才缓缓飞开。“抱歉,吓到你了。”那个转过身,向他道了歉。那蓝色的光映得他的脸很美,比他见过所有的女人都美。
       那是前所未有的悸动,对方的一个小小的动作便让自己快要窒息。“我回来了,阿鲲。”在李白慌乱地说了句“没关系”后,庄周转过身,对鱼缸里喊了一句,李白还正奇怪就看见了那只蓝色的小鱼。
        “庄周,真是个奇妙的人。”
07.
        很快就是高三,他们就要迎接天朝严峻如吞翔的高考了。
        庄周邀请了李白去水族馆。就当做放松,李白答应了。
        庄周似乎很招动物喜欢,一靠在玻璃窗上鱼群就围了过来,那是看起来十分壮观的场面,应该给庄周取个人鱼王子的称号了。李白正想着,面前游过了一条巨大的鱼。像鲲那种上古神兽一样,不知有几千里也,却和庄周家浴缸里的那条小蓝鱼长得如出一辙。
        庄周赶紧过去,把额头贴在玻璃上。说起来李白还是第一次看到庄周笑得如此开心。又是一阵悸动。
        啊,我明白了。
        这种心情,名为喜欢啊。
        “那时候的你,被水族馆的灯光给映着,如梦似幻。”许多年后,李白这样告诉庄周。
08.
        李白很明显地不在状态,一上课就靠着椅背,看起来动作很是逍遥,但也只是想看着庄周而不被发现罢了。反过来庄周这边被盯得有些发毛,浑身上下的不自在——什么毛病。
        李白摸了把下巴正奇怪这时候子休不是该睡觉了吗的时候,庄周突然站起来对老师说:“李白他盯了我一节课了,怪不自在。”——啥!?李白一个激灵就跳了起来:“老师我没有。”
        “李白你给我滚出去!”差点忘了是数学了。
        一个人站在走廊的李白有点郁闷,不就是盯着人家看了半节课吗,至于吗真是的。没草叼没酒喝没诗写着破三无学校这样对待我是要搞大事情!
        另一边的庄周辗转几次也睡不着,心里有点在意那个人的目光。“干啥呢那傻逼。”有点郁闷。
        ——“李白你给老子过来,保证不给你加风油精。”来自扁鹊。
09.
      李白这个情圣第一次犯了难,为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一团又一团的女孩子,但是很显然他的心思并不在这里。“李白哥哥,你在想什么?”妲己甩着尾巴,不高兴于李白的不理不睬。“日有所思。”李白很显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是随口说了句,没想到酿成了大祸。
       ——“我的哥!!李白恋爱了!!!”作为今日头条的报纸贴在学校的公告栏上,引起不少人驻足围观。“恭喜啊,李白。”庄周一到教室就对李白说。“别挖苦我了成吗。”我正思忖着怎么表白呢。
        最后,李白还是用了最老套地传纸条。庄周看了看,突然站起身:“老师,李白给我传纸条。”只是李白没看到庄周嘴角的笑意。“庄子休!”李白又蹦起来,心里有点急,也有点生气。“李白,还要不要我说?”“我出去不就成了,真是的。”李白有些郁闷,刚路过讲台就被绊了一下。“就当我答应你了。”庄周撑着脸,抬头看着他。
        “哦...”李白愣了下,才闷闷地回了句,搓着鼻子愉快地站走廊去了。
10.
       “子休,这样真的没关系?”扁鹊有些担心,庄周的梦何时没有成真过。“阿缓,我多让你担心了,但不能害怕就止步不前啊。”庄周知道这发小就是最担心他,“隔壁班那文姬姑娘不是挺喜欢你的吗?阿缓多照顾照顾自己吧。”
       李白一进教室就看见扁鹊在和庄周交谈,有点小小地不爽。出于报复,李白一个“将进酒,杯莫停”就冲过去勒住扁鹊的脖子。“李白我去你大爷!”嗨呀说时迟那时快呀扁鹊抄起风油精就往李白头上砸呀:“该吃药了!!”
       “越人先生!”“犊子李白,既然子休答应你了就给我好好待他,不然我塞你一脑门的风油精!”扁鹊听见蔡文姬在门口唤他,丢下一句狠话就去了,庄周只能笑笑。何时两人又有如此相好,自己从没梦见过,说不定,那梦也可以不当真。
       “子休,”庄周感觉肩一沉,低头就是栗色的发,像撒娇一般地蹭着他的颈窝,“我心悦你。”
       啊,真好。